数字化浪潮已至,谁能抢占制高点,谁就是赢家!
2020-09-15 19:26      苏商管理员      1353℃

 


95日下午,由江苏省苏商发展促进会、中共启东市委、启东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,苏商学院承办的2020吾道讲坛(夏季)在启东举行。

 

此次吾道导师年度大课环节,吾道导师、南京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一新带来“数智化时代的组织与领导力变革实践”主题演讲。

 

现将分享内容整理如下:

3.jpg

作为一家发展了62年的传统企业,南钢在组织迭代和进化方面进行了一些思考和尝试。尤其是近几年来,我们围绕企业的全面数字化转型,与华为、格力等制造企业,阿里、浪潮、海康威视等互联网企业,以及平安等金融服务领域的巨无霸企业展开深度的学习与交流。在此过程中,我感受到这些伟大的企业有一个共同之处,那就是它们都有一个伟大的组织战略,并以此建立了伟大的组织,发展起了一支伟大的“铁军”。因此,今天我想围绕这个话题与大家分享一些我们的思考和实践。
 

1

 

数智化时代大背景

 人类社会经历了三大文明阶段:首先是长达3000余年的农业文明时代,在此期间,中国保持了两千多年的领先地位;第二个是约为300年的工业文明时代,中国落后于世界发展大势;第三是智能文明时代,60多年来,我们基本实现与欧美同步发展。回顾三个文明时代的历史沿革,从3000年到300年,再到60年,发展变化越来越快。这是因为进入数字文明时代,“世界是平的”,互联网实现了资源整合,使得信息、技术同时呈现在每一个人的面前,加速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。 当今中国正面临“百年未有之大变局”,主要表现为两大特征:一方面,在国内大循环为主体、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格局之下,高科技、高品质的供给和需求逐渐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。另一方面,中美进入对抗时期,无论是经济对抗还是意识形态的对抗,归根究底都在于数字化实力的竞争。谁能抢占数智化领域的制高点,谁就将实现发展与强盛。对此,美国输不起,中国不能输。 对于企业来说也是一样,无论未来做什么产业、采用什么模式,谁错失了这轮数字经济浪潮,谁就会走向边缘化,甚至被淘汰;反之,谁能抢占数字化浪潮的制高点,谁就将成为行业霸主与头部企业。 传统工业制造业企业,由于外部环境的变化和内部管理的惰怠,普遍面临“熵增”的发展瓶颈:伴随有效功率的逐步减少、无效功率的逐渐增加,企业运营逐渐走向无效、无序和混乱。在企业层面,具体表现为组织懈怠、规则繁琐、变革无力、竞争力下降;在个人层面,具体表现为进入舒适区、对流程负责而不是对结果负责、企业家精神丧失等等。

2

 

数智化时代呼唤新的组织与领导力

 组织的顶层设计,必须与数字化发展的阶段相匹配、相适应,南钢的数智化转型可以划分为自动化、信息化、链接化、数字化、智能化、自预测、自决策几大阶段。 在此过程中,组织内部主要呈现四个变化趋势:首先,在组织与变化的关系上,数智化颠覆组织新模式,由于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,组织必须与外部不同发展阶段的挑战相适应;其次,在组织与环境的关系上,数智化带来共生新理念,企业逐渐从竞争走向共赢;再次,在人体与组织的关系上,数智化创造赋能新方向,既强调个体也强调组织的力量;最后,在个体与团队的关系上,数智化催生领导力新思维,推动领导力的变革。 我们认为,数智化时代下的组织与领导力变革主要具备四大特征:其一,组织和领导力转型去权威化;其二,资源转型去中心化,数据成为第一资源;其三,信息与技术转型去边界化,通过技术与管理的突破,真正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和工作平台;其四,商业模式转型去戒律化,与传统经营理念实现互补。 除传统领导力之外,数智化新时代将更加强调企业家的3种新型领导力: 首先是T型领导力T字上方一横指的是信息化知识要有一定的宽度,对物联网、区块链、大数据等数字技术具备宽泛的了解;纵向一竖代表专业和经营方面的经年沉淀,领导者深刻的行业洞察能力是实现企业“弯道超车”的关键。 其次,灰度领导力是企业应对市场竞争的常青法则。灰度即是黑与白的融合,具备灰度领导力意味着能够在混沌不清中把握企业前进的方向,制定良好的发展战略,从而突破重围、走向伟大。面临高度不确定的外部环境,要守正出奇。“守正”代表着价值观、理性、利益分配、团队、领袖和机制六大方面的力量,“出奇”则指的是在混沌中辨明方向,在危机中育新机,于变局中开新局。 第三,赋能力,数智化对赋权、赋信、赋才、赋利提出要求,充分释放个体活力,尊重团队力量。董事长、总经理与员工之间是教练和队员的关系,共同研究和探讨企业面临的一些迫切问题。 

3

 

南钢组织与领导力变革实践

 在南钢“十四五”规划中,我们提出了要成为千亿美元管理市值的世界头部企业、双百亿利润高科技产业集团的战略目标,并为此打造创新引领、数智化、新产业引领三条成长曲线。 “一切业务数字化,一切数字业务化。”我将钱志新教授的这句话应用到南钢的数智化转型之中。为实现“一切业务数字化”,我们每年投入5至10亿,推动生产一线的人机互联和各种设备互联;而“一切数字业务化”则相对困难,需要OT(运营技术)、IT(信息技术)和DT(数据技术)三个T相结合,让数据说话、实现自预测是我们长远的发展目标。我们要成为头部企业,不仅是钢铁业务,更要看综合竞争力,南钢谋求运营、创新、产业链、裂变、全球化、组织六大能级的全面提升,使其与头部企业的能级相匹配。 基于此,我们提出“1+2+3+4”的变革路径: “1”是一个战略:把数智化转型定为企业战略,自上而下全局谋划、全员参与、统一规划、统一布局。 “2”是两个条件:其一,企业上下实现文化和价值观的转型,为数智化转型创造良好的文化氛围;其二,通过组织转型,从传统组织向数字敏捷性组织转变,达成符合数智化的组织状态。 “3”是三个原则:第一,战略形成以后大量投入、坚决执行,不让战略成为空话;第二,IT与OT深度融合,建设智慧中心,实现技术突破;第三,突破管理瓶颈。 “4”是四个步骤:优化顶层设计、平台赋能管理、系统生态落地、持续迭代升级。 在实施过程中,我认为有6个关键点: 其一,战略迭代。南钢NILE工业互联网平台主要包含两个部分:一是平台运营能力,以JIT+C2M为抓手,实现产业智慧化;二是平台服务能力,以积累多年的社会化经验和智慧化成果服务社会价值创造,重点提升金恒科技、金陵钢宝、鑫智链、鑫洋供应链四大平台的社会服务及盈利能力。 其二,思维迭代。首先,组织思维平台化,倡导开放、共享、共赢,发展多边多向连接,构建生态圈。其次,组织形态扁平化,南钢从原先的60多个单位缩减到如今的5个事业部和几个处室,并推行数字化阿米巴经营,激发最小单元的组织活力。 其三,流程敏捷化。南钢未来的生产管控、采购管控、销售管控以及共同审计都在线上进行,并推动流程去中心化。 其四,流程迭代。南钢正在建设五大智慧中心,包括铁区一体化智慧中心、智能调度中心、能源介质精准控制中心、钢轧集控中心、财务共享中心,实现大规模集控、无边界协调、大数据决策、智能化运营。在组织机制方面,创新激励机制、培养机制,全面提升组织能力。 其五,战役打法迭代。未来的南钢将形成“弹头战斗部+战区支援+战略资源”三层军团作战模式,前台战斗部主要围绕市场,由市场人员、营销人员、生产交付人员、技术专家共同组成,与此同时,事业部还搭建了很多中台来支援一线、搭建后台提供战略资源。 其六,文化价值观迭代。首先,我们发现,伟大的企业大多奉行利他主义,讲究共生、共赢。其次,无论是阿里的新六脉神剑还是华为的价值观,都讲究诚信。再次,在变与不变的问题上,我认为“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”这句话说得很好,这种舍我其谁、奋勇争先的工作信条,帮助阿里实现快速成长。最后,要认真工作、快乐生活,更好地应对各方压力。基于迈克尔·波特的五力模型,南钢逐渐向价值开放生态转变,逐步实现从经营产品到经营用户、从经营市场到经营数据、从经营企业到经营生态的转变。 数智化时代要倡导六大新思维,即战略生态化、组织平台化、人才合伙化、领导赋能化、要素社会化、运营数字化。企业通过数智化的改造和新理念的运用,实现熵减焓增,保持长远的有序和活力。只有强大的组织,才能成就伟大的企业。 

4

 

“禅宗文化”经营思想

 禅学的本质是实践,讲究在“实修”中与时俱进。 其一,活在当下,活出精彩。禅宗只论现在,不求来世,活着很难,但我们不仅要活下来,更要活得精彩。 其二,破除旧念,理念创新,不拘泥于老一套的理论。 其三,不二法则,灰度管理。讲究善恶一体、生死一体,都处于灰度系统之中。 其四,万物共生,匠心永存。禅宗认为万物皆有生命,推崇工匠精神。好比在雕刻木头的时候,木头的生命与雕刻师的生命融合一体,成就鬼斧神工的精湛技艺; 其五,坚定信仰,自立赋能。心怀壮志而能自力更生,不论世道如何变迁都能自己养活自己。 其六,超越自我,成就伟大。心理的强大体现在两个方面,一方面是知进退,怀揣远大的目标,也不畏惧挫折和失败;另一方面是放得下,只有真正强大的心灵才能成就伟大。

以上部分内容根据现场录音整理,未经本人审阅